江城水事
长江日报:问湖哪得清如许 十年不懈治污功
2018-05-22 08:21:29

    东湖,百湖之市最靓丽的名片。今年4月的一场国事活动,东湖之美,透过镜头,引发全球惊艳。此时,距离我市起草《大东湖生态水网总体方案》整整十年。

    10年时间,水岸同治、生态优先的综合治理理念贯穿东湖治污始终。如今的东湖,碧波之上,水鸟翩跹。年轻的父母带着孩童在绿道上玩耍、嬉戏,年迈的夫妻互挽着手臂漫步,阳光照在身上,幸福写在脸上。

    回顾10年治污之路,是不忘初心的坚守,是克难攻坚的跋涉,是悄无声息的担当。10年探索,不是终点,是全新起点。

    誓言恢复水生态之美 统筹谋划推进东湖生态治理

    自古以来,东湖就是游览胜地,屈原在东湖“泽畔行吟”,刘备在东湖磨山设坛祭天,南宋诗人袁说友用“只说西湖在帝都,武昌新又说东湖”赞美东湖。

    直到上世纪80年代末,东湖都是不少人心目中最美的城市记忆。

    随着工业的发展和人们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东湖水质日益恶化,人们不再敢下水游泳。

   “污染容易治理难”,恢复东湖水生态,一场漫长而艰苦的拉锯战拉开帷幕。10年前,随着城市建设发展步伐的进一步加快,东湖治理保护面临诸多不利因素和挑战,治理速度赶不上污染强度,东湖水体水质又一度恶化,水生态系统变得脆弱。

    2009年,东湖治理进入了全新的历史阶段。

    冯文琦入职市水务局正好10年。多年来,她历经了多个岗位的变化,在她看来,事关东湖无小事,东湖治理,一直都是市水务部门的重点工作。

    10年来,围绕东湖治理,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着眼顶层设计,创新环境污染治理新办法,先后推出一系列举措和办法。

    2012年,按照“一张干网全覆盖,两江水源得保护,三镇湖泊不纳污”的总体目标,市政府制定并实施了《武汉市主城区污水全收集全处理五年行动计划》。其中,东湖是重点,天鹅湖雨污水及周边环境综合治理工程、龙王嘴污水收集系统干管工程、落步嘴污水收集系统工程等一批项目相继启动建设、完工。

    2014年底,武汉市又自我加压,统筹实施了“中心城区治污两年决战行动计划”,围绕东湖,在推进管网建设、污水处理厂尾水排放标准整体提高到一级A的同时,深化东湖截污,谋划污水深隧工程等谋长远、高标准的重大项目。

    为加强治污机构,市水务局专门成立了污水管理处。治理东湖,成为该处成立后的第一要务。直至今天,市水务局污水管理处仍是全国唯一一个单列出来专职污水治理的处室机构。

    市水务局污水管理处负责人参与了东湖治理系列规划方案与计划的制定。“市委市政府每项重大决策和方案,局里都会抽调精兵强将,组成专班,全力推进”,他记得,为了使编制中的方案更加科学合理,专班的同志“闭门”研究整整一周,与“战友”们字字斟酌、事事考量的画面,至今仍是人生中一段难忘的经历。

    打通东湖“排毒祛毒”通道 “穿山入地”建立骨干污水收集网

   “污染在水里,根子在岸上”,斩断外部污染,建立污水收集系统,成为当务之急。

    围绕东湖,我市曾先后布局沙湖、二郎庙、落步嘴、王家店等6座污水处理厂。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污水处理厂的处置能力已相对有限。

    市水务科学研究院工程师王伟说,那时建筑工人陆续进入武汉各个污水处理厂的施工现场,武汉也开始了历史上罕见的地下污水管网建设高峰期,“新建污水处理厂,升级现有污水处理厂,新建和完善污水管网,建设分散处理设施都在马不停蹄。”

    陈亚力是一个多年在污水处理厂摸爬滚打的老革命。那段时间被他称为职业生涯的“黄金期”也是最忙碌的时期。他回忆当年在沙湖污水处理厂和龙王嘴污水处理厂工作的场景,机器轰鸣、车辆穿梭、人头攒动,厂区内总是一片繁忙。

    截至2014年底,全市主城区共建成12座污水处理厂,1700公里污水管网,污水提升泵站54座,形成12片污水收集系统。在东湖及周边汇水区域,形成了一张有效“保护网”,目的是将直排东湖的污水收集进入污水处理厂。其中,德胜山隧道污水管穿山而过,全国首创。

    眼下,国内首条建设的最长深层污水传输隧道——大东湖深隧全面进入施工阶段。这是我市“共抓长江大保护”的创新实践。未来,大东湖核心区的污水,都可通过这条隧道,流向新建的北湖污水处理厂集中净化。

   “如果把东湖看作一个病人,10年时间进行的基础设施和管网建设,就好比是打通东湖的排毒通道”,市水务局相关负责人认为,治水不能只在水上做文章,水质的好坏只是表现,污染的根源还是在岸上。

    开拓创新,我市将目光瞄向海绵城市建设。

    2015年,武汉从130多个竞争城市中脱颖而出,成为全国首批16个“海绵城市”建设试点城市之一。青山试点示范区大部分面积,地属东湖汇水范围内。碧水集团海绵公司承担了这些区域的海绵化改造项目。相关责任人说,海绵化建设中,会对这些老旧社区、学校等进行雨污分流改造,这也是源头控污行之有效的手段之一。

    如今,与东湖相连的东湖港上游,已有不少老旧小区完成海绵化改造。通过雨污分流改造和海绵建设,这些区域的生活污水已经不再流入东湖。

    水质变化曲线迎来拐点 结束污水直排东湖历史

东湖治理,周边污水管网及处理设施建设是前提,湖泊全面截污是根本。伴随骨干污水收集系统的逐步建成,东湖全面截污工作也在同步跟进,排口逐个“销号”。

    2008年,关闭最大的官桥湖排口,东湖从此每天少“喝”4.3万吨污水。2012年起,截污工程进入冲刺阶段。2013年,东南岸的九峰渠排口截污。2014年,洪山区财政局、紫松明渠和湖溪河排口等3个排口相继截污。

    2015年,加快推进中心城区湖泊截污治污提升我市水生态功能,写进市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2号建议案。

    这一年,截污工作取得历史性突破。

    黄家大湾排口是最后一个规模排口,也是最难啃的一个“硬骨头”。

    “不能破坏环境,又要发挥效能”,市城投公司建设事业部的郑平回忆,这个过程十分艰难,经过多方努力,工程最终通过优化污水管网走向的措施得以推进。只是反复比选后的线路要从高铁下方穿行,施工难度极大。

    困难面前,水务人心里清楚,截掉黄家大湾排口,就意味着先锋明渠、东湖风景区先锋村等地每天大量生活污水将不再入湖。

    迎难而上,反复与铁路部门沟通,制定最佳施工方案并加大资金投入力度。2015年底,随着黄家大湾排口的关闭,东湖彻底终结大规模污水直接入湖的历史。

    在东湖边生活了20多年的李老先生说,风光村附近官桥湖水域以前常会出现“翻塘”现象。自从东湖大规模截污后,“翻塘”现象基本绝迹,湖水变得清澈,难闻的气味也随之消散。

    到2016年,东湖水质迎来拐点,主湖水质进入“Ⅲ类时代”,全湖整体水质持续向好。常年在东湖边巡湖的“爱我百湖”志愿者彭丽华这样说,东湖水质提升,大规模控污截污功不可没。

    直面发展中的治污难点 向初期雨水“宣战”

    2017年,当东湖主湖水域基本恢复到地表水Ⅲ类标准时,许多人激动不已:东湖复苏了。

   “治污工作却不能因此松懈”。市水务局污水管理处负责人说,如今的东湖就像一个刚刚恢复健康的病人,看上去无恙,但血管、淋巴、神经各方面都还存在隐患,身体机能还需健全。

    初期雨水污染,就是目前东湖面临的突出问题之一。

    楚河连接东湖的地方有一道闸。曾有市民举报称,有时水面上会漂着大量的树叶,水的颜色也发黑。只要下雨,闸门打开,这些“黑水”就会流向东湖。

    这些“黑水”从哪来?事实上,这是初期雨水所致。初期雨水,常常被人忽视,却又是比生活污水还要脏的污染源。降雨过程可被形象理解“先洗天,再洗路面,最后洗管道”。以一个湖泊的水体为例,初期雨水如不及时排放,空气中和地面上的灰尘、泥土,汽车轮胎摩擦物、尾气聚集物,管网中的沉积物,经雨水排放到东湖,会对湖泊水质造成污染。这些污染可能改变这个湖泊的健康指数,影响值大约在30%左右。“要想东湖水质进一步提升,探索治理初期雨水,势在必行”。

    在德国,有专门的初期雨水调节池万余座,其作用是储存污染程度高的初期雨水一段时间后,再送往处理厂处理。

    借鉴他山之石,我市已先后在东沙连通工程及天鹅湖附近,试验初期雨水收集装置。初期雨水收集装置效果良好,雨水落地后,先进入调蓄池净化,雨后进入污水处理厂,不再排向东湖。

    2017年上半年,我市完善污水专项规划,初期雨水问题纳入其中。目前,我市正加快研究初期雨水问题并将其项目化。今后在东湖及周边区域,初期雨水收集装置规模还将进一步扩大,设施标准同步提高。

    与此同时,我市还计划针对中小型排口展开生态化改造,通过在雨水排口周边铺设鹅卵石、增加生态浮岛或人工湿地来净化雨水。

    开启东湖治理新征程 综合处理实施生态修复

    逐个消除“病灶”的过程中,东湖的“调养”,也从未放松。

    2011年4月,市水务局在东湖子湖之一的官桥湖(庙湖)组织实施污泥清除工程。这一工程于2012年3月完工,累计完成清淤量55.5万立方米。冯文琦现在的工作是从事城市水生态研究。她说,这次清淤,有效解决了官桥湖内源污染问题,为改善湖泊生态环境、修复水体生态系统创造了基础条件。

    东湖“养病”过程中,生态修复手段必不可少,而且是综合处理措施。在这方面,有关探索性工作一直在推进。市水务部门借力高校院所专家,开展了系列试验性工作。

    今年2月,市水务局组织中科水生、省水科院等多家单位,集中市政、排水、绿化、生态、环境、气象等多学科领域专家,在天鹅湖、百花湖等东湖区域内重要水体上采取收割湖内枯死植物、种植多种类沉水植物、科学选择鱼种等多种水生态修复措施,从实验效果来看,水体水质改善明显。

   “除了种草、养鱼,生态补水也是生态修复的有效手段”。市水务局污水处冯文琦介绍,2010年,我市启动实施了东沙连通工程。2011年9月30日,楚河竣工通水,不仅有效改善了相连湖泊的水质,还极大增强了东湖及其周边地区的调蓄能力。待条件成熟,引江入湖、江湖相济将不再是梦。

    “东湖治污,是一项长期性、反复性、复杂性的工程,需要底泥清淤、控源截污、引水补水、生态修复等一系列工程措施同时发力,依靠任何一个单一的举措,都不可能一蹴而就”。市水务局污水管理处负责人说,经过系统治理,昔日泥泞不堪的臭水沟东湖港已实现华丽蜕变。这是我市实施精准治污的一个样本,也是东湖治理成果的一大体现。

    随着东湖绿道一期、二期相继建成开放,市民可以更近距离地感受东湖。不少外地游客慕名而来,感叹“东湖真美,武汉人可真幸福”。东湖因其水质改善,还湖于民,成为城湖融合的“城市绿心”样本。

    在总结前面特别是近10年治理经验的基础上,我市按照新的理念和标准,着手编制《东湖水环境综合治理规划》,并于2017年底正式通过市政府审议。

    今年,站在新的历史起点,武汉再次发出东湖保护最强音——按照“世界名湖、城市绿心、生态典范、最好景区”的定位要求,全面提升东湖的环境品质、文化内涵和景观特色。实施水环境整治专项将作为重中之重,实施“十大工程”,全力打好水质提升攻坚战。

   “过去10年,我们解决了从无到有的问题,接下去10年,我们要着重解决从有到好的问题。水质提升,生态修复,任重道远。”市水务局负责人表示,东湖承担的使命还远远不止于此。市委市政府提出“一心带百湖”,武汉将以东湖为核心,紧扣“增Ⅱ类、扩Ⅲ类、转Ⅳ类、灭Ⅴ类”目标,加快打造滨水生态绿城。“我们深刻认识到,以长江大保护为担当,展现东湖之美,实现‘水清、岸绿、河畅、景美’,须久久为功。”

   【专家说】

    治理东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吴振斌是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员,曾长期担任水环境工程研究中心主任,兼任湖北省水体生态工程中心和武汉市水环境工程中心主任等。作为全国知名的水生态工程专家,自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他先后主持了多个与东湖有关的国家和地方科研及工程项目。长期生活工作在东湖边,他对东湖有深厚的感情,也见证了东湖20多年来的变化,认为东湖已经成为武汉一张景观和生态名片。

    “水生态文明是生态文明的重要组成和基础保障,开展水生态文明城市建设是促进人水和谐的重要实践”,在吴振斌看来,治理东湖,是武汉市推进生态文明建设重要组成部分。在包括东湖的水生态治理方面,武汉市委市政府一直非常重视并有效推进。“八五”期间,水生所等单位主持了“东湖水环境综合治理”这个国家唯一的湖泊科研项目,经过一二十年的不懈努力,尤其是政府主导,楚河汉街已经建成,东湖—沙湖联通已经实现。

    “十五”期间,武汉成为全国第一个实施水专项科研工作的城市,吴振斌是其主要课题的负责人,进行了六湖连通等科研和部分工程,在全国起到了示范作用。

    从曾经主持大东湖生态水网生态修复科研工作,到如今组织开展武汉市湖泊生态大调查,与武汉的水打交道始终是吴振斌工作的一部分。他体会很深的一点是,武汉在提升水环境工作上有较强的执行力,以水务局为代表的各职能部门,在体制创新、制度创新、机制创新方面都有许多好的探索和尝试,一些管理模式已经走在国家湖泊管理的前列。

    吴振斌认为,实施水环境综合治理,一定要考虑人、水、社会和谐发展和可持续发展。以楚河汉街、东湖绿道为例,通过这些绿色产品构建出的“人水和谐”关系,让城市真正因水而优,也让百姓共享发展的社会福利。

   “对比国际领先城市和市民需求,东湖的治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吴振斌说他认为大型城市湖泊的生态治理是一项艰巨且漫长的工作,不仅需要科研人员针对湖泊的具体情况持续开展基础研究和技术研发,尤其需要政府各职能部门从政策和管理上的积极投入和配合。他希望武汉能充分地利用高端智力的助力,深入挖掘和调动起生态环保学者对城市生态文明建设的咨询建议作用。


(转载自长江日报)



武汉市水务局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
鄂ICP备16014635号
地址:武汉市汉口沿江大道211号 

武汉水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