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务文苑
【湖北日报】荆楚百川——不信陆水唤不回
2017-03-28 09:24:54

湖北日报讯 文/图 记者 胡琼瑶 通讯员 刘建平 童金健 周伟

 

世间有许多河,惟有养育自己生命的河流,才能融入我们的血液。陆水,就是这样一条溢满乡愁的河流,以博大的胸怀接纳沿岸一百多万人口。在喧嚣尘世中,她被注目过,被忽视过,也被污染过。面对挫折,她始终不放弃希望,怀抱一泓碧波和纯净,向着太阳升起的地方奔去。

 

百万人口“大水缸”

 

陆水河的水好!民歌为证:“弯弯扭扭个陆水河哟,捧一掬河水喝了个透心凉。”

采访时,正值早春。我们踏访陆水源头——通城县马港镇高峰村,循着潺潺流水声,依山而上。猛然抬头,绿色帐幔间,一根银弦蜿蜒流泻,欢快跳跃,滋润着周边萋萋芳草。

禁不住掬一口河水,甘甜渗入心脾,好一个透心凉!

山顶住着一户人家,主人叫徐焕新,今年42岁,他告诉我们,祖祖辈辈喝的都是这山泉水。由于水质好,村里有个能人叫吴海燕,利用这好山好水,流转千亩土地种植有机稻,每斤售价高达15元。

陆水,推坡走岭,一路激流,到县城忽然间婉约秀气,波澜不惊,它横穿鄂南的通城、崇阳、赤壁,在嘉鱼西北隅注入长江,全长187公里。

纵横4县市,称谓也不尽相同。陆水河通城段被称为“隽水”,至崇阳县城段则叫“桃溪”,再至赤壁境内专谓“陆水河”。

沿河顺流而下,所到之处,都能听到关于陆水河名字的故事和印记。在通城,县城隽水镇因隽水穿镇而过得名。在崇阳县城,桃溪广场、桃溪饭店等以“桃溪”为名的牌匾比比皆是。

在赤壁,更是有一段传说,三国时期,东吴大都督陆逊在此安营扎寨,训练水军,协助周瑜夺取了赤壁大战的胜利,人们为了纪念陆逊,把境内隽水河称为陆水河。

千百年来,这条河一直是4县市人民的主要饮用水源,目前惠及人口有100多万。

百丈潭水库是镶嵌在陆水河源头的一颗明珠,也是通城县城数十万人的饮用水源。县水利局副局长李雷明介绍,通城人民对百丈潭的感情,就好像儿女对母亲的依恋。

崇阳人对陆水,同样深情。“像爱护眼睛一样爱护陆水河。”采访途中,只要提及陆水,人们眼中闪烁眷恋。

赤壁知名人士、乌林建设开发总公司董事长陈天生曾经这样写道:我在陆水河边生活过21年。这21年的哺育之恩,相依之情,已融进血液、深入骨髓。即使面对一泻千里的长江,万里风涛的黄河,能弹响我心弦的,依然是故乡的陆水河。

 

母亲河一度病重

 

可是,曾经一段时间里,陆水河病了。

2010年,一位名为“赤壁剑”的网友在“赤壁论坛”上发表了一篇题为“母亲河在哭泣”的微博,引发共鸣。“陆水河常有污染源,谁来管?”“谁来保护我们的陆水河,谁来饮水思源?”

……

一石激起千层浪,网上讨伐声一片。

陆水河的成长饱经风霜。不知从何时起,她清丽的面容渐渐变得模糊、混浊。

随着人类活动的增多,工业、医疗、生活、生产废水纷纷排向陆水河。2004年一项环保调查结果表明:陆水河流域共有排污企业45家,年排放工业污水量达1275吨,占咸宁市工业废水排放量的53%。

一时间,从通城至赤壁再到嘉鱼,昔日清流已是满目疮痍,垃圾遍野,污水横流。

在陆水河的下游,还曾发生过一次惊动四方的污染事件。

2001年,陆水河遭受严重污染,河畔的赤壁造纸厂,每天大量废水带着酸碱和多种化学处理剂汇集河中。老百姓拧开水龙头,污浊的自来水散发出难闻的臭味。倚河而居的7万赤壁百姓望水感叹,不得不靠消防车送水维持生活。

渔民鲍华庆祖祖辈辈在陆水河中以捕鱼为生。自河水污染后,沿河600多位渔民被迫另谋他业,如今他不得不到市场买鱼吃。

陈天生多次发文,向社会呼吁:“两岸青山依旧在,一河清水不再甜”,请珍爱自己的母亲河,保护自己的生命之源。

陆水病重,还有一个重要原因,职能交叉,管理混乱。

一水“挽”4县市,跨地域、跨行政管理,上下游推诿,甚至以邻为壑,同时还有水利局、水产局、环保局等多个“婆婆”执政,谁也管不了谁,谁也管不到位。

 

没有退路的治理

 

对于陆水河的历史伤痛,流域4县市并不讳言。“同饮一河水,共治一条河”。陆水河流域县市形成共识,建立长效的水环境保护机制,对陆水河进行全流域的环境治理。

为破解跨区域环境污染治理的难题,2005年初,咸宁市委、市政府责成市环保、水利、城建等部门拟订一个长效的水污染防治方案。2007年,咸宁市政府出台了《陆水河流域水污染防治管理方案》,随后,通城、崇阳、赤壁、嘉鱼4县市政府共同签订《保护陆水河流域协议》。

几年来,4县市轮流召开联席会议,商定治理对策,关闭了小炼矾厂、小造纸厂等排污企业数十家,加强旅游、餐饮以及农业生产管理,控制农业面源污染。

陆水河流域一批骨干企业投入巨资建成电除尘、灰渣回收和废水处理系统。沿河4县市在对落户企业严格执行环保制度的同时,加紧治理水土流失,严格矿产开采审批权,广泛实行退耕还林,控制使用农药,并在城区大规模推广埋地式无动力污水处理装置,建设集中排污管网,对河道采取排漂、清淤、复氧、绿化等措施。

隶属赤壁市的陆水湖环境综合治理办公室,在新机制下其管辖权已延伸到上游崇阳县。在其督促下,崇阳县天城镇河段已清除垃圾200多吨。

铁腕治理,整个陆水河流域的水环境质量保持稳定,水质已明显好转,干流基本达到国家地表水二类标准,符合水功能区划要求。

行走陆水河边,已不见餐馆、规模养殖场等,水源地附近无大型排污口。据了解,陆水湖已消灭了过去3年连续发生的大面积“水华”现象。

 

志愿者行动守望碧水

 

清理漂浮物、打扫垃圾、播放环保小喇叭,巡查陆水河源头,这是通城县马港镇高峰村村支书、环保志愿者吴兵每天的惯例。

在吴兵的记忆里,儿时的陆水河,林木繁茂,水质纯净,清澈见底,村里人干活累了,舀一瓢甘甜水,神清气爽。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陆水河畔的人们在觉醒——行动起来,爱护水源,造福子孙后代。

去年,毛绪武、王建国、刘江平等12名通城县马港镇在外创业人士,动员100多能人,成立百丈潭水源保护与生态发展促进会,现场募资60多万元,用于水源保护和宣传。

记者看到,通往水库的路上,每隔几公里就有一块宣传保护水源的广告牌,水库周边的村庄都立有宣传环保的石碑。

泛舟百丈潭水库,水面几乎没有发现漂浮物,水质清澈。水库管理人员表示,促进会成立以来,村民的环保意识增强了,水库的水质有了明显提升。

如今,千余村民申请加入促进会,成为护水志愿者。

护水,不分地域,不分你我。王志平,崇阳人,到青山水库工作近20年,他告诉记者,早在10多年前,水库已经不再对外承包。水库一直保持纯天然养殖,从未投肥、投药。“从微小做起,点滴做起。”

村民在行动,远在北京的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院长马中也把目光投向了陆水河的保护。

这是国家环保部和财政部共同实施的一个项目,对全国保护尚且完好的河流进行综合治理。

记者在赤壁采访时,正巧遇见了马中和他的调研团队。马中告诉记者,这是他们第三次来湖北,每次驱车上千公里,从陆水源头一路行至入江口,实地了解陆水河流域水质情况及实施治理效果。

目前,陆水河环境综合治理实施方案已经规划完成。马中说,陆水河治理目前取得了一定成效,但仍有庞大的工作待做,这是一个长效性、艰巨性和复杂性的工作,涉及经济社会发展的方方面面,必须站在全流域高度统筹谋划,标本兼治。

态度,决定一条河流的命运。站在陆水河边,碧水微澜,流淌不息,她的未来究竟何去何去,答案静待后人来书写。

 

河流档案

 

陆水是我省注入长江的第四大支流,全长187公里,流域面积3947平方公里,发源于湘鄂赣三省交界的通城县幕阜山北麓,横穿鄂南的通城、崇阳、赤壁,在嘉鱼西北隅注入长江。

1958年,毛泽东为了实现他“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的宏伟蓝图,动议兴建三峡大坝。同时,他与周恩来、邓小平、陈毅、李先念、习仲勋等经过慎重考虑,批准在陆水修建三峡试验坝。经过10年奋战,大坝建成蓄水。它的技术成果,被各地广泛采用。人们风趣地说,陆水大坝,是葛洲坝的父亲,三峡的爷爷,国内外众多大坝的祖师爷!

 

(转载自湖北日报)



武汉市水务局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
地址:武汉市汉口沿江大道211号